【家教】那兩個你(雲綱)『上』

 「與其迷惘不前,不如直接去確定,拖泥帶水的不像樣啊,蠢綱。」

 

 

  說的當然比較輕鬆啊!

 

  澤田綱吉滿臉無奈且迷茫的坐在塌塌米上,褐色的小腦袋偏了偏頭思考著剛剛的混亂。

  當時放學後獨自一人留在學校,這是值日生的工作,從十年後回來的學校生活讓綱吉覺得懷念,這種和平的日子在戰鬥的時候最希望的,他羞捻的踮著腳尖把黑板上的字體擦掉,上頭還有淺淺的痕跡,寫著雲雀恭彌四個字。那是他在在想起在十年後的彭哥列基地裡跟雲雀恭彌做的訓練經歷,懷著莫名的思緒,回過神的時候就已經在黑板上寫下了對方的名字了。

 

  「就看你一臉痴笑,真不愧是蠢綱啊。」

  「....咦Reborn你怎麼會在這!?」

  被突然的聲音嚇得連板擦都掉在地上的綱吉,轉過身就看到Reborn就坐在不遠的桌子上。

 

  「很早就在了。」

  「诶這樣啊.........」........等等所以剛剛寫在黑板上的字也被看到了!?

  「對哦。」

  「不要一直讀別人的心啦............」嘆了口氣。

  「哼那只能怪你太蠢了,蠢綱。」Reborn冷冷的笑了下。

 

  正當綱吉還想說什麼的時候,教室的門猛然被拉開,身穿乳牛裝的小孩就衝了進來,開口的話依舊是

 

  「藍波大人要打敗Reborn!!」

  

  外加從他那像是異次元空間的頭上拿出了粉紅色的手榴彈,拔開插銷就是往Reborn那丟去,不外乎的就是對方一個偏頭就隨意閃過了,手榴彈毫無組閣的飛越Reborn,在飛過窗口,在外面爆炸。

 

  藍波你不要一來就先放個技能的概念啊...

 

  轉頭,Reborn送了藍波一腳。

  「蠢牛就是蠢牛。」

 

  被踹飛的藍波撞上了門,滑了下來趴在地板上啜泣

  「要忍耐.......嗚嗚....」

 

  不過就結論來講,藍波邊哭著邊拿出了十年後火箭筒,要發射的同時教室門卻突然打開了,踏進來的是被爆炸吸引過來的並盛風紀委員長 - 雲雀宮彌。雲雀的一步,剛好踢到藍波,他手上的火箭筒也就飛了出去,站在不遠處的綱吉就這樣很優秀的被擊中了。

 

 

  然後現在我到底在哪啊.........?

 

  回過神,眨著眼環顧四周,怎麼越看越眼熟呢.......

  「啊!是十年後雲雀學長的基地!」

  

 

  「吵死了草食動物。」

  「雲雀學長!?」

 

  澤田綱吉整個人都快嚇死了,他完全沒有想到雲雀會在同個空間裡面,而且聽聲音...好近。

  轉過頭去就看見並盛的帝王就坐著靠在一旁的拉門旁,盯著自己的鳳眼顯示著才剛被吵醒的不悅。

 

  不過比起這個,為什麼我會在這........?

  沒膽亂動的綱吉僵硬著,小小腦袋的思緒開始胡亂奔騰,就只是盯著雲雀的側臉看,剛才雲雀撇了他一眼之後就轉過頭看外面的風景了,他眼底有一閃而逝的了然。

 

  待在這個空間,褐色的小腦袋晃了晃,方才在教室被打斷的思緒重新接上。剛從十年後回來的澤田綱吉一度無法直視雲雀宮彌,就連待在同個空間也會馬上逃走,雖然之前就很怕了,但現在是多了一種連綱吉自己都說不出來的......一種心跳的感覺。

 

  但是......十年後是十年後,現在的雲雀學長並不是十年後,剛開始還沒有那麼明顯,現在光是看到待在學校的雲雀學長足以讓自己臉像是燒起來般的燙,沒有鏡子也知道自己的臉多紅。

 

  自己喜歡雲雀學長,但是這份心動,是屬於十年後的雲雀,還是......?

 

  近乎無限loop的想法搞的綱吉原本就不大的腦容量幾乎當機,沒注意到十年後的雲雀轉過身面對自己。

 

  「你那蠢腦袋在想什麼?」涼涼的語氣,有著點戲謔。

 

  「在想十年後的雲雀學長跟雲雀學長........咦?」

  幾乎放空的下場就是輕易的被套出話來,而說出口的是近乎繞口令的稱呼。後知後覺發現說出心裡的話,澤田綱吉大大的震了一下,蜜色的雙眼充滿了『完蛋了』的情緒。

 

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诶大家好….這裡是第一次發文就獻給雲雀學長的小廢物……

隔了五年才回來繼續打文真的很生疏

如果哪裡不好可以再跟我說QAQQ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 )
TOP

© 蒼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