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家教】首領可不是這麼好當的《ALL綱》

※嚴重注意,內文有自創角,還占了非常多的戲份

 

※但不會有自創角 → 綱吉或任何家教角色,反之也不會(O

 

※這是ALL綱不用懷疑,而自創角有自己的CP

 

※作者小學生文筆,角色可能會OOC

 

※準備好可以往下了(#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副標題乃是,首領逃家記(←

 

 

  『轟--------!』

 

  雖然很抱歉,但真的必須拿這個當開頭,原因嘛,不外乎就是......

 

  「首領!有人闖入--」

  「恩我知道而且我也知道是誰拜託不要再來跟我報備了算我求求你們。」打斷下屬的話,青年掛在臉上的笑容可以稱得上是猙獰的,他也必須控制住力氣才不會把第三支昂貴的鋼筆給折斷。

 

  這已經是跟彭哥列結盟第六個月的第五次了、還是第十次了?黑髮的青年當時真的只是覺得有趣才同意十世的結盟,雖然對方是用著幾乎請求讓他有補償機會的口氣,不過青年還是低估了彭哥列十世的逃家功力,跟彭哥列守護著的首領控境界了。

 

  嘆了口氣,放下鋼筆抬手揉著自己的眉心。

  「庫利斯,你去交代門口的人就別攔了,多攔多送醫,別浪費體力。」

  「是的首領!」方才的下屬應了聲後快速的關上了門。

 

  「這下又得寫請款單給彭哥列了呢。」

  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嗓音帶著笑意說著。

 

  出聲的是站在青年旁邊的男人,就算穿著西裝也能感受到結實精壯的身材,陽剛的俊俏臉龐上卻有一道刀疤,從右眉偏額角的地方直直往下劃過臉頰,傷痕的尾端消失在下顎處,清爽的黑色短髮造型但劉海卻有點長,些微蓋住了眼睛,東方的黑色眸子,但有傷痕的右眼顏色卻偏灰。這樣異色的雙眸溫柔地看著坐在首領位子上的青年。

 

  青年嘆了口氣,向後靠在了椅背上,右手覆蓋住臉:「狄亞別笑,要不是我今天要求你待在這,你根本是跟彭哥列的守護者打得很開心嘛?」帶著點埋怨的口氣抱怨著,自己的屬下跟對方的守護者根本越打越開心,明明就有特別打造的訓練室不去,偏偏都是些看心情隨地就能打起來的人。

 

  男人把手放在青年黑色的髮上,輕揉著對方的腦袋,也藉機摸對方柔軟的髮絲,笑出聲:「我能說真不愧是首領嗎?」

 

  撇著嘴,青年撥開男人的手,然後他瞇起碧潭般的綠眸,瞳孔開始渙散,像是沒有焦點一般,數秒後又回復正常:「好了已經鎖定了。」

  

  青年站起,轉過身面相窗簾,靠在辦公桌邊緣:「所以你現在打算怎麼做呢?」。被喚作狄亞的男人挑了一下眉,想說自家首領怎麼會對著窗簾說話,被彭哥列搞瘋了嗎?

 

  才張嘴想要說話,卻沒有想到從窗簾後探出褐色的腦袋,蜜色的雙眼眨呀眨。

  ──我個去這不是彭哥列的首領嗎!?

 

  「狄亞抱歉啊,綱吉是在你進來之前就躲在這的,也是我同意的。」綠眸有些愉悅的瞇了起來,雖然語氣充滿著無奈。愉悅是因為、終於可以讓自己的家族多更多熱鬧的氣氛了,初來這塊地區,成為強大的黑手黨也不過多久,多點人也不會生活太過無趣。無奈則是因為,澤田綱吉在這,那麼他的守護者們待會就會找上門了....。

 

  已經24歲的彭哥列十代首領依舊有著一張看不出歲數的娃娃臉,帶著歉意的眼小心的看著,對著托爾瑪家族的第一任首領--蒼冥,雙手合十:「真的很對不起啦......但是我再不出來透風真的會先自掛東南衼.....。」

 

 --....不要裝可愛彭哥列十世,你每次過來都像是在鬧家庭革命你當我眼睛瞎了嗎?

 

 --別這樣嘛再幫幫我這次!

 

 --少來我哪次沒有幫過你的?

 

 --我要把你上次來我這的事情跟你的騎士們全盤托出哦。

 

 --............綱吉你什麼時候變壞了..........

 

 --無可奈何..............

 

 --好吧這次就再幫你一次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  「唉......」嘆了口氣,結束掉跟澤田綱吉的眼神對話後,蒼冥已經不想數自己到底嘆氣多少次了:「好了那就開始吧。」

 

  「一樓大廳,黎斯特跟山本武在聊天,很一般的那種。餐廳北邊的長廊,羅非跟獄寺隼人打得很開心.....欸我的窗戶........」蒼冥淡淡看了綱吉一眼,後者雙手舉起用出投降的姿勢,表示會負責,「那繼續,我決定一次說完要不然我會先瘋掉。」

 

  綱吉青著一張小臉,通常對方說這句話的時候,就代表托馬爾的本部已經在自己守護者的摧殘下有點悽慘了。

 

  「然後是.......咦?」正要繼續下去的蒼冥愣了一下,看向綱吉的眼神多了點憐憫,雖然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 

  「跟你說個壞消息。」

  「嗯?」

  「瓦利亞的也來添亂了。」

 

  澤田綱吉的臉色已經邁向了死白的境界了,他真的沒有想到,沒有留下紙條就過來的下場會這麼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默哀,閉上眼要繼續查看的瞬間,綠眸睜開,看向綱吉然後瞪大。

 

  「三秒!跑!」

 

  能說真不愧是已經快要稱的上是難兄難弟的兩人嗎?三個字,澤田綱吉睜大雙眼二話不說開始行動。

 

 三、

  綱吉轉身拉開窗簾,確認外面有沒有人經過。

 

 二、

  綱吉推開窗戶,踩上窗沿,同時蒼冥猛然扯住狄亞的領帶往下一拉,輕輕的把唇瓣貼在對方的唇上,然後離開。

 

 一、

  推開整個傻住的狄亞,蒼冥踩上綱吉旁的窗沿,兩人同時奮力一跳。

 

 

  首領室的門爆開來,XANXUS跟昂斯特帶著盛怒的表情踏進,就看到扯斷他們倆理智線的畫面。

 

  「大垃圾!」

  「白癡蒼!」

 

  滯空中的兩人回過頭,蜜色以及碧綠的雙眸寫滿了歉意,黑色的人兒舉起的右手,做了一個敬禮的手勢。褐色的人兒舉起左手,手指併攏放在下顎處,小小的道歉。

 

  「相信你們可以的!」

  「XANXUS大哥、大家抱歉了!」

 

  絢爛的橙色火焰燃起,劃過天空。

 

  眨眼,窗外已經沒有人了,XANXUS面色猙獰的嘖了一聲,黑色大衣隨著轉身飄起,昂斯特的臉色也好不到哪,他雙手環胸開口:「你要去哪?」

 

  男人並沒有回應,他抬手按下自己的無線電,「澤田那垃圾跟著托爾瑪家族的首領,跑了。」還加重音。

 

 ──那個我說這位先生可以不要用會如此令人誤解的說法嗎?

 

  回過神的狄亞摀著臉,無奈的──用寵溺來形容比較貼切,看了一眼首領逃逸的窗後,邁開修長的雙腿,開口阻止衝動想往外衝的昂斯特。

 

  「先別追了,三天後,等他們穩定下來之後再來決定要怎麼帶他們回來。」

  「在此之前我們家族的人會追蹤他們,也麻煩彭哥列的人也可以跟我們同樣。」

 

  後面的話明顯是說給XANXUS聽的,冷哼了聲,就算這男人不說,他可沒有漏看方才澤田綱吉要離開前,眼底下那遮蓋不掉的明顯黑色。

 

  蠢蛋又把自己弄得這麼疲憊了…………..

 ── 但那並不代表可以逃家。

 

  旁邊的狄亞面無表情的看著XANXUS突然捏爆手中的無線電,要不是手邊沒有東西,要不然他也會捏爆它,認真的

 

  「接下來……」

 

  兩個高大的黑髮男人維持著相同的速度向前進,深藍髮色的男人則跟在後方。

 

  「讓我們好好期待……」

  「三天後去找那兩個垃圾。」

  

  腥紅色與黑灰,兩雙不同的眸子卻帶著同樣詭譎的光芒。兩人笑的可怕。

 

 

 ──也就這個時候默契特別好。

  走在後頭的昂斯特半瞇著銀灰色的雙眼,默默的心裡頭幫兩個大家族的首領,點蠟

 

 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不好意思又讓大家看到如此小學生的文筆

然後又有一堆的自創角………

 

啊不過,這些自創角我會讓他們誕生在另一篇作品裡

已經開始構思了,但架構還沒有齊所以還沒有開始動就是了(

 

感到一陣害怕

這篇會是一篇長篇的系列作品

還請大家多多關照

 

如果有評論可以寫哦

希望有點可以聊天的對象…………..
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2 )
TOP

© 蒼洛 | Powered by LOFTER